从货币政策的宽松到社融的见底回升用了大概四个多月,期间我们看到财政也在2012年一季度开始发力。2012年国家发改委审批通过了一大批投资项目,主要靠财政政策拉动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同比增速快速升起,累计增速到2013年初时达到了25%。货币和财政双管齐下之后我们看到2012年4月开始社融开始企稳,政策的宽松终于传导到信用端,但股市小幅反弹之后仍持续下跌了半年之久。

股票市场驱动三因素:估值(利率)、盈利和风险偏好。三者对股市的正负影响出现切换。必须承认的是,信用增速触底,但是目前还尚无法看到名义增速的回升的时期,这意味着企业盈利短期内得到改善的标志尚未出现,依然在下行中,但是未来前景可期待。因此在信用增速触底,但名义经济增速下行、企业盈利下行时期,风险偏好会得以改善,且由于市场利率依然还在底部,所以股价的支撑主要将依赖于估值(利率低)和风险偏好改善(未来底部可期),总体是有利于权益资产的。当名义增速也出现上行后,市场利率会出现回升,但是风险偏好与企业盈利的改善将居于主导,也是有利于权益资产的。总体来看,估值、盈利、风险偏好,三者两者改善就会导致股指上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