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曾在工程上被关照过的劳某送给李杰20万美元时,李杰出于放松心理不假思索地收了,后因劳某被查,李杰分两次很快退还了这20万美元。“后来劳某没事了,我便找机会跟他要回了这笔钱。”一直到李杰案发被检察机关调查时,他才明白,原来自己以为的“天衣无缝”太天真。“我的这些行为与解释终究瞒不过办案人员。”李杰对自己的放松心理追悔莫及。

改名为Michael Chow的周英华,就读的是一所男子寄宿学校。因为从小患有哮喘,他没在学堂念过完整的一本书,更不会一个英文字母,以至于他的学习成绩平平。 “在中国,我是周信芳的儿子,身边满是名车、家仆,人人都想了解我的家族。在英国,我是nothing。”一夜之间,曾经被人前呼后拥的周英华变得一无所有,就像没有了王冠的小王子,所有的事情都要靠自己。